三体小说

第12章 镜像时代

刘慈欣2019-06-01 14:33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  白冰发现,首长发生了奇怪的变化,仿佛他身上的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似的,整个身躯在萎缩,似乎失去支撑自身的力量而摇摇欲坠;他脸色苍白,呼吸急促起来,双手撑着椅子慢慢地坐下,动作艰难而小心翼翼,好象怕压断自己的哪根骨头。

  “年轻人,你,毁了我的一生。”首长缓缓地说,“你们赢了。”

  白冰看看陈继峰和吕文明,发现他们也与自己一样不知所措,而宋诚,则昂然挺立在他们中间,脸上充满了胜利的光彩。

  陈继峰缓缓站起来,从裤口袋中抽出握枪的手。

  “住手。”首长说,声音不高,但威严无比,使陈继峰手中的枪悬在半空不动了,“把枪放下,”首长命令道,但陈仍然不动,

  “首长,到了这一步,必须果断,他们死在这儿说得过去,不过是因拒捕和企图逃跑被击毙......”

  “放下枪,你这条疯狗!”首长低沈地喝道。

  陈继峰拿枪的手垂了下来,慢慢地转向首长:“我不是疯狗,是条好狗,一条知道报恩的狗!一条永远也不会背判您的狗!!像我这样从最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,对让自己有今天的上级,就具有值得信任的狗的道德,脑子当然没有那些一帆风顺的知识分子活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好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吕文明站了起来。

  “我的意思谁都明白,我不像有些人,每走一步都看好两三步的退路,我的退路在哪儿?到这时刻我不自卫能靠谁?!”

  白冰平静地说:“杀我没用的,如果你想把镜像公布于世,这是最快捷的办法。”

  “傻瓜都能想到这类自卫措施,你真的失去理智了。”吕文明低声对陈继峰说。

  陈继峰说:“我当然知道这小子不会那么傻,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技术力量,投入全力是有可能彻底销毁镜像的。”

  白冰摇摇头:“没有可能。陈局长,这是网络时代,隐藏和发布信息是很简单的事,我在暗处,跟我玩这个你赢不了的,就算你动用最出色的技术专家都赢不了,我就是告诉你那些镜像的备份在哪儿,我死后它如何发布,你也没办法,到于那组创世参数,就更容易隐藏和发布了,打消那念头吧。”

  陈继峰慢慢地将手枪放回裤袋,颓然坐下了。

  “你以为自己已经站在历史的山巅上了,是吗?”首长无力地对宋诚说。

  “是正义站在历史的山巅了。”宋诚庄严地说。

  “不错,镜像把我们都毁了,但它的毁灭性远不止于此。”

  “是的,它将毁灭所有罪恶。”

  首长缓缓地点点头。

  “然后毁灭所有虽不是罪恶但肮脏和不道德的东西。”

  首长又点点头,说:“它最后毁灭的,是整个人类文明。”

  他这话使其它的人都微微一楞,宋诚说:“人类文明从来就没有面对过如此光明的前景,这场善恶大博斗将洗去她身上的一切灰尘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首长轻声问。

  “然后,伟大的镜像时代将到来,全人类将面对着一面镜子,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在镜像中精确地查到,没有任何罪行可以隐藏,每一个有罪之人,都不可避免地面临最后审判,那是没有黑暗的时代,阳光将普照到每个角落,人类社会将变得水晶般纯洁。”

  “换句话说,那是一个死了的社会。”首长抬头直视着宋诚说。

  “能解释一下吗?”宋诚带着对失败者的嘲笑说。

  “设想一下,如果DNA从来不出错,永远精确地复制和遗传,现在地球上的生命世界会是什么样子?”

  在宋诚思考之际,白冰替他回答了:“那样的话现在的地球上根本没有生命,生命进化的基础——变异,正是由DNA的错误产生的。”

  首长对白冰点点头:“社会也是这样,它的进化和活力,是以种种偏离道德主线的冲动和欲望为基础的,清水无鱼,一个在道德上永不出错的社会,其实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你为自己的罪行进行的这种辩解是很可笑的。”宋诚轻蔑地说。

  “也不尽然。”白冰紧接着说,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有些吃惊,他犹豫了几秒钟,好象下了决心说下去:“其实,我不愿意将镜像模拟软件公布于世,还有另一个原因,我......我也不太喜欢有镜像的世界。”

  “你像他们一样害怕光明吗?”宋诚质问道。

  “我是个普通人,没什么阴暗的罪行,但说到光明,那要也看什么样的光明,如果半夜窗外有探照灯照你的卧室,那样的光明叫光污染……举个例子吧:我结婚才两年,已经产生了那种......审美疲劳,于是与单位新来的一个女大学生有了......那种关系,老婆当然不知道,大家过的都很好。如果镜像时代到来,我就不可能这样生活了。”

  “你这本来就是一种不道德不负责任的生活!”宋诚说,语气有些愤怒。

  “但大家不都是这么过的吗?谁没有些见不得人的地方?这年头儿要想过的快乐,有时候就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像您这样一尘不染的圣人,能有几个?如果镜像使全人类都成了圣人,一点出轨的事儿都不能干,那......那他妈的还有什么劲啊!”

  首长笑了起来,连一直脸色阴沉的吕陈二人都露出了些笑容。首长拍着白冰的肩膀说:“年轻人,虽然没有上升到理论高度,但你的思想比这位学者要深刻得多。”他说着转向宋诚,“我们肯定是逃不掉的,所以你现在可以将对我们的仇恨和报复欲望放到一边,做为一个社会哲学知识博大精深的人,你不会真浅薄到认为历史是善和正义创造的吧?”

  首长这话像强力冷却剂,使处于胜利狂热中的宋诚沉静下来,“我的职责就是惩恶扬善匡扶正义。”他犹豫了一下说,语气和缓了许多。

  首长满意地点点头:“你没有正面回答,很好,说明你确实还没有浅薄到那个程度。”

  首长说到这里,突然打了一个激灵,仿佛被冷水从头浇下,使他从恍惚中猛醒过来,虚弱一扫而光,那刚失去的某种力量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,他站起身,郑重地扣上领扣,又将衣服上的皱折处仔细整理了一下,然后极其严肃地对吕文明和张继峰说:“同志们,从现在起,一切已在镜像中了,请注意自己的行为和形象。”

  吕文明神情凝重地站了起来,像首长一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,长叹一声说:“是啊,从此以后,苍天在上了。”

  陈继峰一动不动地低头站着。

  首长依次看看每个人,说:“好,我要回去了,明天的工作会很忙。”他转向白冰,“小白啊,你在明天下午六点钟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把超弦计算机带上。”然后转向陈吕二人,“至于二位,好自为之吧。继峰你抬起头来,我们罪不可赦,但不必自惭形秽,比起他们,”他指指宋诚和白冰,“我们所做的真不算什么了。”

  说完,他打开门,昂头走去。

 

刘慈欣作品

心得体会